yua7网络

 找回密码
 立即注册

QQ登录

只需一步,快速开始

查看: 54|回复: 0

转-吐槽一下小舅的悲惨生活

[复制链接]

298

主题

367

帖子

1526

积分

超级版主

Rank: 8Rank: 8

积分
1526
发表于 2019-11-12 22:31:34 | 显示全部楼层 |阅读模式
就是自己的纯吐槽,有点长。。。
今天我气得抽了表弟两个耳光,看着他委屈又愤怒的坐在马路牙子上,我无奈的叹了一声。
他是我小舅家的大儿子,今年22岁了。
我小舅是个很普通的农村中年男人,人生经历也普通得再普通不过了。
幼年时,随着那场豫省的洪灾,年幼的他坐在我外公拉着走的平板车上,摇摇晃晃换到了我们这边。
童年时,他和外公在房顶上睡觉,半夜起床撒尿迷迷糊糊的踏过了房沿,摔到了楼下,幸好地上那团沙土够软,让他只是断了一条胳膊。
青年时,他和那个年代的农村男青年一样,无所事事了一段时间后,在我家亲戚的帮忙下,进了我们当地水泥厂的保卫科。
中年时,他开起了大车,许多个日夜都在车厢里度过,天天与沙石、商砼打交道,忙得很少再见他了。
可他在我心里,不普通。
我幼年时,我父亲被一场车祸夺去了生命,家族的重担全部压在了我妈身上。
很多原本由男人做的工作,我妈都一力承担了下来。
但唯独家里那繁重的农活,让她那么坚强的女人,也愁得连连叹气。
所以,每到农忙时,我的三个舅舅都会不约而同的来到我家,扛着锄头去我家地里干农活。
那时的庄稼,种玉米全靠人工锄个坑,然后再丢进去几颗玉米籽,一个坑接一个坑的把几亩地全部锄一遍才能种完。
小麦,要用镰刀在地里割完,再用平板车拉到打麦场上晒干后,用打麦机一捆又一捆的把麦子打出来。
那时,我小舅在我眼里好像是个机器人一样,一进到我家地里就不知道了疲倦般。
他的锄头总是挥得又深又快,以至于在旁边丢种子的我,都跟不上他的速度了。
他的肩膀总是能扛得动小麦,哪怕小二百斤的口袋在肩,他也能迅速扛上房顶。
每年的农忙时,只要看到小舅出现在我家地里,我就觉得今年的活儿会轻松不少。
除了会干农活,小舅还特别的有胆量,有勇气。
他那年晚上从平房上摔断胳膊,当时胳膊上有个大伤口需要包扎。
可那时的农村,麻药是个稀罕物,既少也贵。
年纪不大的小舅竟然咬着牙,一针麻药也没用,让大夫在胳膊上缝了好多针,最后连一滴眼泪都没掉,把缝伤口的大夫都看傻眼了。
还有一年,他刚刚结婚时,有一次下班走夜路,半路遇到四个小青年要抢他。
可我小舅不但没怂,反而以一敌四,一砖把其中一个家伙撂倒在地。
回家洗了洗手上的血,他又觉得不解气,继续拎着板砖回去了,最后还是那三个同伙求了半天才把地上的伤员给带走。
在我的印象里,小舅是那种普通到再也不普通的农村男人了,可又是那种什么潮流也不会拉下的人。
我第一次听《挪威的森林》这首歌,就是在他的VCD上,他十分时髦的弄了两个大功放音箱挂在自己的小卧室里,一边听着那震耳的音乐,一边弹着他的吉它。
又或者,在我刚买了电脑后,他天天都要来我抢,从人生第一次摸鼠标慢慢练,到开始像模像样的打着CS。
在很久很久以前,我曾经心里男人的典型就是我小舅——刚毅、勇武、能拼、不服输。
就如同我隐隐觉察出的,他的偶像是我故去的父亲一般。
在我幼年,我的母亲,我的外婆一家,把我家里所有的阴霾和不堪都挡在了身后,让我和其他的少年能一起在阳光中成长。
在我长大以后,那些丑陋的人性渐渐展现在我面前,我才明白,我小舅知道我家的很多事,也知道我母亲在我家受了多少罪,更清楚我家有多么对不起我母亲。
可他从来没有在我面前提起过,甚至有时当我知道了这些,在他面前抱怨时,他也会刻意的阻止我去讲。
在我看来,他似乎是想让我把这些事埋在心里,知道有这些过往即可。
也就是那时,我突然觉得已经成婚生子的小舅,变了。
小舅的变化很明显。
自从有了我的大表弟,他开始把所有的精力投入到了养家中。
保卫科的工资太低,他便学起了如何开大车。
为了糊口,他接了许多同事们不愿意接的长途单,每次都要远去云南、广东等地,一次往返就是将近十天。
直到有一次,他的发小、他关系最铁的朋友,和他在一次共同目的地的长途中,因为车辆故障惨死后,我注意到没有畏惧过什么的他,脸上有了敬畏。
从那之后,他很少再跑长途了。
我知道,他清楚自己肩上的担子,只有他一个人能挑,他不能有意外。
再后来,趁着我们这边基建大建设,他索性在我们当地跑起了短途,专送沙石和商砼。
别人一个月工资加提成有三千,他一个月拼了命的跑,能拿到四千五。
他曾经把这视作了骄傲,毕竟他和外公当初到我们这边时,一穷二白,到如今,他成家、他生子、他养家,他做到了他该做的事。
只是,他忽视了自己的儿子。
在我这个大表弟之前,我小舅妈曾经有过两次怀孕,可不知道为什么,却都在腹中夭折了。
从那两次后,随着我大表弟的降生,我小舅和小舅妈对他表达了太多的宠爱。
直到我大表弟到了初中以后,学习成绩一落千丈,又开始学会了泡网吧、混朋友,最后初中未毕业就辍学。
我小舅那时才开始知道管教起了他。
但是,他和一部分农村家长的管教方法一样,就是先劝几句,听之则然,不听便打,简单粗暴,有时会有奇效,有时却适得其反。
恰恰我这位大表弟没有遗传多少我小舅的优点,偏偏遗传了我小舅的执拗。
你打,可以,我站在这里,任你打。
你打完了,我把身上的灰拍一拍,我该去网吧就去,我该去混朋友就混。
而且,大表弟还学会了撒谎,大到向家里要钱出去混,小到每次我说教他都口头敷衍。
就这样,小舅对这个儿子彻底的失望和无奈,人到中年后,又为了养老,再生了一个儿子。
从我小表弟降生那天,我小舅对于我这位大表弟的态度,便成了路人一样,我不管也不问了,你也别和我有什么要求。
在这种情况下,我小舅妈过度的溺爱,促使了我大表弟成了脱缰的野马,再也没人能管教了。
我大表弟初中文凭,人也长得很一般,从他身上,我几乎看不到任何的优点。
可他有一个让我,甚至让很多人都汗颜的天赋:很讨女孩子喜欢。
凭着那张能说会道、会忽悠的大嘴,他从十七八岁开始,身边就没有断过女朋友。
很多时候,那些女孩子跟了他,有时连顿饱饭都吃不到的。
因为我小舅天天要出车,我小舅妈也有工作,早上出去,晚上才能回来。
这一天时间,我大表弟就和他女朋友躺在屋里,也不做饭,就是饿着肚子等我小舅妈回来。
我到现在也不明白,为什么有些女孩子宁可饿着肚子也要跟他?
而且他找的女朋友,并不是说质量很差的,反而个个都比较有姿色,其中我印象最深的是一位黑长直女友,貌似还在上高中,家还是外地的,照样在暑假跑到他屋里住了一个月,最后开学了才回学校。
靠着这种让我有些匪夷所思的事情,我表弟最终在去年有了一位想结婚的女友。
但结婚得要钱啊。
我表弟这些年几乎没有正经做过什么工作,别说存款了,让他现凑一千元的现金他都做不到。
于是他在想结婚以后,顺利成章的想到了要挣钱。
只是,他想挣钱想得太轻松了,以为人真的可以坐在家里,随便抬抬手就能挣到大钱。
当时我们这边时兴了一种只在年轻人里流行的挣钱路子:某APP可以提供给这些年轻人大量的手游代练单子,宣称是替这些手游做推广和填充人数,每代练一个号可以拿到50元的佣金。而每个号的代练周期最多是半天或几个小时的时间。
除此之外,APP还允许这些代练的人多开,只要你的电脑够牛B,下载个支持多开的手游模拟器,再用上同步器,一个电脑同时四开、八开、十六开,甚至三十二、六十四开都没问题。
这样算下来的话,一台八开的电脑,一天的收入最低就是400元。
但唯一有一个要求,需要购买APP的专用帐号才能开始代练挣钱,至于价格,我记得不太清了,每组5000元,想要八开代练就得最少买三组,也就是15000吧。
当时我表弟向我兴奋的介绍着这种业务,说以他在家那么多的闲功夫,做这个完全没有问题。还说他朋友替他做担保,如果这个公司要是骗人的,他朋友就把钱垫出来赔他。
我听完后,第一个反映就是,这根本就是披了层代练皮的传销嘛。
可是无论我如何劝说,他都不听。甚至,我妈也开始在私下说教我:你多说那么多干吗?真让你说中了,人家也不会记你的好。可你要是耽误了人家挣钱,回头别人都挣大钱了,他要是埋怨你现在拦着他,你怎么办?
再加我小舅妈对自己儿子的自信和溺爱,我没有再坚持自己的意见,
我小舅妈背着我小舅,拿了两万元给我表弟。
我陪着他花了四千多元买了一台据说可以多开的电脑,里面所有的东西,都是淘汰的服务器洋垃圾。
剩下的钱买了三组账号。
之后的事,不说细说了,这个APP在半个月后,开始出现接不了代练单子的情况,发公告说业务调整。
过了几天,由代练游戏,直接转成了看新闻和视频搞时长。
再过了不到半个月,销声匿迹。
我表弟没日没夜的熬了几天,最终止损了两千二百元,以及一台所谓可以多开的洋垃圾电脑。
这件事,我小舅一直不知道。
我以为我表弟从这事后,会学得踏实了,可没想到,还是和以前一样,啥正事也不干。
最终,已经和他订过婚的女友,似乎看到了婚后生活的无望,也悔亲了,把订婚的首饰送了回来。
那个姑娘是我表弟交往过的女友里,质量属于下乘的,脾气秉性也是下乘的。
可唯独就是他,把我表弟的心给留下了。
从这个姑娘后,我表弟消沉了一段时间,直到他遇到了现在的女友。
这位女友是他在学车时认识的,和以前的一样,不出三个月,两人住到了一起。
就在上个月,他女友突然怀孕。
我小舅妈坚持要留下孩子,说要给两个人办婚事。
女方的父亲则很生气,他之前曾经千嘱咐万交待,不让两人往一起去。
可架不住现在条件实是太方便了,所以对于未婚先孕这件事,他觉得很丢人。
只是事情已经发生了,他也无奈的接受了,开始谈及结婚的事。
这就是这突然的变故,让我小舅对于我表弟,恢复了以前的关心。
最近几个月,我小舅不知道为什么,突然胳膊疼腿疼,开不了车,只好闲在家里休养,花了不少看病的钱。
这次给儿子张罗结婚的事,我小舅又是腾屋子,又是装修卧室,又是收拾家里,重新变得和以前一样生龙活虎。
可是,这些事对于结婚而言,太小了,真正的大事是彩礼和置办物件。
女方的父亲要求也不多,说两家离得有点远,最起码得买辆车,方便两家走动。
一听到买车,我当时也觉得有些头疼。
我小舅这些年虽然没有休息过的苦干挣钱,但无奈我这个大表弟糟蹋了太多的钱,又啃老了这么久。
同时还有正在上学的小表弟要花钱,他的积蓄不会有太多。
所以,我们给出的建议都是,既然人家要求买车了,就买一辆五六万的吧。
新车没有合适的,就买二手成色不错的,只要解决没车的问题就行。
为此,我还特意找到我表弟谈心,让他千万别买太贵的。
他那一次和之前无数次我对他的说教一样,嘴上一百个好好好。
我也以为,在这种大事上,他会分得清楚。
可是等到车提回来的时候,我傻眼了。
一辆十一万的车!而且,还是二手的!
我表弟在我面前洋洋自得的吹嘘着,说这车是他朋友4S店里的展示车(又或者是什么车,反正有牌,跑了四百多公里),和新车一样。
他几个同行的朋友都说不错,还把一个修车的同学也喊去检查了半天,确定全是原装货后,付了三万的首付,办了三年的车贷,开了回来。
我听完,心里彻底的失望了。
三年的车贷,每个月要还三千多。
你现在没有工作,马上又要结婚,同时还要生小孩子了,你他妈去哪里弄这么多钱,每个月固定还车贷???
三千的车贷,意味着他每个月最少要有五千元的收入,才能同时养车和养家,可在我们当地的经济条件下,没有一定的技术,或是没有好的工作,拿头去挣一个月五千元的工资?
在他提完车后的这几天,我没有再去过我小舅家。
说实话,看到那辆新车,我觉得堵气,觉得憋闷!
今天晚上,我外婆吃完饭来我家串门,神色很愁,她来和我妈说,我表弟的老丈人前两天说了,要让我小舅去送亲,最少也要是带六万六去。
起初人家是要八万八,我小舅妈和他商量了很久,才降到了六万六。
而且人家也没有说到时送什么嫁妆过来,就只有一句话,你们家自己看着收拾吧,该买什么就买什么。
该买的东西,家具自然是少不了的。但是我小舅现在手里已经没多少钱了,再买这些可能就要借钱了。
我听完后,咬咬牙,硬着头皮跑到我小舅家,正好看到他和我表弟在车里摆弄。
我小舅喝了很多的酒,一身的酒味,没有开车,只是在摆弄车里的那些开关什么的。
看到我来了,他下车,正好他一个朋友过来,和他打招呼:“你喝了不少啊,今天高兴了吧?”
我小舅笑了:“高兴!可是得要高兴!”
我注意到,他的笑容里带着深深的愁苦和无奈。
他问我来干嘛的,我说找我表弟说点事。
我把我表弟喊到一旁,交待道,这次买家具,你无论如何也要听我的了,别去市里的大家具商场,就在咱们镇上买点,便宜也能看得过去。
你们先把结婚应付了,等以后咱们这边拆迁住安置房了,你手里存得有钱了,你们再自己买套新的放新家。
要不这次我小舅的压力太大了。
我表弟还没来得及回答我,他女朋友出来了,两人不知道说了些什么。
我表弟忽然转身问我:“哥,刚才我和我爸在车里是在干什么?你说说。”
我愣了:“什么意思?”
他又重复了一遍。
我随口道:“你就是在教我小舅如何摆弄车的内饰呀。”
他听完,突然冲他女友吼道:“听到没有?我们是干嘛?谁背着你在车里商量事了?”
他女朋友当时就气氛的转身,扭头就往街口走。
我见状,赶紧让他去追,同时自己也跟了上去。
就这样,我们三个人,每个人间距十米左右,互相跟着。
谁知道,走在最前的他女友,直接进了我们当地的卫生院,我见状心说不好,喊着就让我表弟赶紧追进去。
幸好卫生院已经下班,里面黑咚咚的,他女友似乎看到没人,就又出来,往另一家大医院去。
这时我俩也追上了她。
我急忙上前劝道:“小X,你别生气。刚才我表弟和我小舅真没背着你说什么话……”
我表弟却冲过来嚷道:“你想弄啥?我就问你家到时婚宴能来多少人,你爸却又问咱们的属相是什么意思?”
“我不知道!”他女友一脸的委屈,气得身子都在微微发抖,“我怎么知道我家到时能来多少人?你天天问我,天天问我,你什么意思?连买菜你也追着问我,我不知道!”
我表弟不依不饶的问道:“行,你不知道,我问你爸!”
说完,他掏出手机就给老丈人发了语音,问“叔,你要属相是干嘛的?”
这时他女友更加气氛了,指着他喊道:“你把你爸你妈喊过来!今天晚上就把孩子打掉,反正有我没他!”
我没想到事情竟然这么严重,再加上他女友有身孕,担心气得太狠动了胎气,当即转身呵斥我表弟:
“你嚷什么嚷?这是你要问的事吗?闭嘴!”
我表弟顿时羞愤:“你问问她,我家为了结婚这事,我爸都借了多少钱了?结个婚,花了二十万都还不够!你问问她,她爸做了什么了?她爸在弄啥?”
他女友听了这话,激动的嚷道:“我爸没操心吗?我爸就没花钱吗?我要你家多少钱了?”
“那就不结了!”我表弟脱口而出。
我当时气急了,直接回身按住他的脸,上去就是一个耳光:“闭嘴!你听听你自己说的什么话?这话是你该说的?”
我表弟和我撕扯,嘴里还是嚷着不结婚,他女友在一旁哭得委屈至极。
而且,我表弟趁我不备,又在微信里和他老丈人吼了一句:“叔,这婚不结了!”
我只好转身又抽了表弟一个耳光:“你给我闭嘴!你这个憨货,你说话不过脑子?闭嘴!”
就这样,两个耳光下去,加上我在他面前少有的动怒,表弟似乎是懵了,蹲到了马路牙子上。
我这边才开始劝他女友,总之就是帮她说说话,抬抬她的身家,贬贬我表弟,想着先把她哄回家再说,这场面我是真应付不了。
可是就在我劝她先回家的时候,她突然说头晕,走不动道,吓得我赶紧给我舅妈打电话,背着我小舅找别人开车来把人接走。
之后,他老丈人打电话,让他女儿先回家了。
我表弟耷拉着脑袋进了我家。
我看着他,无奈道:“刚才哥打你两下,也是为你好。不打你,小X心里的火就压不住。”
可我表弟,却直接一头趴到了墙上,呜呜的哭了起来。
在场的我小舅妈,眼圈也跟着红了。
我妈的声音也有些哽咽了。
我看着这一幕,心里只有无奈。
等到表弟和我舅妈走了,我妈和我说,我追着他们出去的时候,我小舅正在家里着急。
为钱着急。
眼看着明天要送亲了,六万六还差一半多。
而且后续的花销也没了着落。
他给他的朋友打了几个电话,情况让他有些意外。
他有个关系很不错的发小,是养猪的,之前我们拆迁了赔了他一百多万,今天猪肉行情又这么好。
我小舅当时心想从他哪里怎么也能借出来七八万,先应应急吧。
可是,人家说只能拿出来一万。
另一位,也是我小舅从小玩到大,平常偶有来往的朋友,以前是在我们街上做生意的,我印象里条件也不错。
他给我小舅说,凑凑能拿出五千元。
最后两位,一位当时在场,听到我小舅在打电话借钱,他直接一句话:“借钱的事,别找我。”
另一位,则是几乎天天赖在我小舅家的朋友,属于那种我小舅家里没菜了,他来蹭饭,哪怕就是清水煮面条都要蹭一碗的人。
我小舅没有和他张嘴提借钱的事。
听到我妈说完这些,我有些意外。
我以为我小舅这次借钱,会相对容易一些。
毕竟他那个养猪和做小生意的朋友,以及那两个朋友,都是动不动就到他家里蹭饭,我小舅弄点野味,他们闻着味儿不用打电话就会不请自来。
不仅自己来,还会喊上他们自己的朋友,和我小舅连面都没见过的所谓朋友来一起吃,吃完还要捎条腿走的。
我以为有这样的朋友,我小舅至少能借到可以把儿子这次婚事应付完的钱。
却没想到,竟然如此艰难。
而且,我小舅妈那头的亲兄弟,有一个家里很有钱的,这家的儿子,和我关系略熟。
我每次见到他家的儿子,对方从来都是张嘴闭嘴不差钱的意思。
我印象最深的一次是,偶然和他聊起了话费,他说他天天电话都打不停。
我顺嘴说了一句,你一个月话费怎么也得三五百元吧?
“三五百元?”他不屑的笑着——当时他看我的眼神,就像是大观园里的人见到了刘姥姥——反问道,“三五百元够个屁!我一年话费最少都是一两万!”
我以为这次最不济,我小舅妈去找他家张嘴,也能借出几万元吧。
可是,最后竟然只有我小舅借来的一万多元。
我当时沉默了很久,脑海里突然浮现了舅舅晚上和人聊天时嘴上说着“高兴”,神色却有些苦意的笑容。
我想起了,他在30多度的夏天,挥着镰刀在我家农田里操劳的身影。
我想起了,他扛着将近二百斤重的小麦口袋,拱着背一步一步踩着楼梯上楼的身影。
我想起了,每次在我认为的困境里见到他出现时,我内心里的那一股安稳伴着希望的感觉。
甚至,还有当他每次提起我父亲时,眼神里的敬佩和叹服;每次听到我抱怨起家事时,他知道一切却又不让我多说时的笑容。
还有他担心我的处境,暗暗点出我的一些做法不妥时的样子。
这些年,小舅像父亲一样的照顾着我,为我母亲努力争取着家中的地位。
我的伯父很牛B,欺负得我一家翻不了身时,是我小舅敢骂他“王XX算个蛋”!
我的家族也很牛B,在我一家被欺负时、最无奈时没人施以援手时,是我小舅敢站出来指责他们“要是没有我们兄弟三个,我姐早就累死在你们王家了”!
可是,在我人生中最能帮助人的那段时期里——在交警队做了协警,一度成为大队长跟前的红人,在队里说话办事无往不利时。
我小舅,我三个舅舅,却“疏远”了我。
我小舅是开大车的,可以说在这个年头,他是最能用得到我的人。
但是,他从来没有给我打过电话,从来没有让自己什么同学、什么朋友,什么我都没见过面的熟人,来找过我一次。
哪怕他在路上被我们同事查到有一些违章时,他都宁可给自己老板打电话,费半天功夫才能走人,却没提过一句“XX是我外甥”。
要知道,当时的我,只要他说一句我的名字,或是我一个电话打过去,他甚至连一根烟的功夫都用不到,就可以立刻走的啊!
但他没有,他没有说过原因。
可我知道,他清楚我在队里所做的一切,全是我自己表现挣来的,他知道如果我为他的每个电话,都需要我在队里再还出去更多的人情。
猛然间想到这些,我的心都在流泪。
正好我老婆过来了,我和她商量道:
“我下个月老书的改编费就到账了,大概有几万元,可能是五六万元。我想拿去给咱小舅用,他……他今天打了半天电话,没借到钱。”
我老婆很干脆的说:
“那就送去呗。反正搁咱手里一时半会也用不到。”
我立刻高兴的带着她到了我小舅家,当着我小舅妈的面,告诉我小舅,说我下个月可以给他先拿几万元。而且,明天送亲的钱,我和弟弟商量了,可以从他存在我妈妈的工资卡里,先拿出来两万应急。
我小舅当时喝了闷酒,已经躺在床上了,胳膊上还缠着护臂,听完后,我看到他笑了一下,眼圈似乎是红了。
我带着愧疚说道:“舅,外甥也没本事。这两天在家里写书,今年开始这行也不景气了,没存到多少钱。但是我之前不知道你这么作难,要是知道你借钱这么不容易,我手里还有几万的存款,我全部都能先给你拿来。包括我弟弟那儿,他也有点钱,一时半会他用不上,都能用。”
我小舅转头看向了我小舅妈,欣慰的说道:“你听听我外甥说得话!”
他又转头看着我:
“哎,说实话,我不想和人张嘴的。你也知道你小舅,这辈子都不想和人借钱,不想欠别人钱。可是摊上这么大的事,我……我不借不行啊……”
“你看我,这几个月没车开,看病又花了一万多。我说我胳膊疼腿疼,别人都笑话我,你这么年轻,怎么老是得些老人病?”
“我能说啥?我也不想得啊!可是得上了,你说能怎么办?你也知道我以前有多不怕出力,别人一个月拿三千,我一个月拿四五千!我就修车那几天才休息一下,可是现在胳膊疼腿疼,我开不了车了啊!”
听着小舅酒后一如既往的絮絮叨叨,看着他突然间变老了许多的样子,我的眼泪在眼眶里打转,直到此刻,想到他说自己“胳膊疼腿疼,开不了车”时的样子,我的心还是疼的,眼睛还是湿润的……
哎,和大家说这么多,其实也没有什么别的意思,就是纯粹的有感而发,家家有本难念的经。
当然了,肯定会有朋友说,我小舅现在这么受苦,是他自作自受,没有教育好儿子。
这点我不否认,曾几何时,我也有过类似的埋怨。
但是,怎么说呢,他能从当初的一穷二白,努力做到现在这一步,我觉得他做得够多了。
他把精力放在了挣钱养家上,让他再抽出精力去教育孩子,他的家庭条件不允许,他的身体也不允许。
他就是个普通到再也不能普通的农村中年汉子,喜欢喝酒,喜欢唠叨,喜欢和狐朋狗友们玩。
在我看来,他做了他该做的事,也犯了他该犯的错。
他其实也会教人的,就像他粗暴的教育方式,其实对我就很管用。
我记得小时候,那时我们洗澡都要到大澡堂里洗,我年纪也不小了,不能再跟着我妈去女澡堂了。
因为我没父亲,没人带我去男澡堂,只好让我跟着我小舅一起去。
第一次进男澡堂,我很不习惯,更受不了我小舅给我搓灰时他的手劲太大,所以就哭闹。
我记得很别清楚,在我第一次哭闹时,我小舅先哄了我两句,我还是哭。他立刻抬手就是一个耳光。
从那之后,我跟着他洗澡再也没哭过。
还有我小时候每次去我小舅家里玩,他都会告诉我:“你们兄弟两个长大了要对你妈好一点!敢要是不好,我上你家收拾你去!我可饶不了你!”
所以,到了现在,哪怕我没有做过不孝的事,耳边也会时常回响起小舅的这声教诲。
我喜欢他,也怕他,我敬佩他,也畏惧着他。
只是可惜,我今天能报答他的,也只有下个月不一定能到账的钱。但应该是迟早会到的。
我也和老婆商量好了,如果那笔钱不到,就把我们定期的存款拿出来先应付了表弟的婚事再说。
我老婆还调侃我:“想不到你对你表弟那么好啊。”
我告诉她:“为他,哪怕是为我舅妈,我都不会做这些。我是为了我小舅,如果没有我小舅,我们娘仨儿根本走不到今天。如果没有他,我妈早就累死在地里了。只是可惜,咱们能帮的太少了。”
现在想想看,或许这就是人生吧。
每个人走得路都不一样,大多数人却都在经历着相同的风景。
普通人的生活,就是千疮百孔的道路,不一定每步都走得对,可注定每一步都要走得无悔。

大家如果看完了,我只有一个请求,看在都是坛友的面上,也别再多指责或是说一些我小舅不对的地方了。
我是心里堵是实在受不了了,才会来这里发贴和大家宣泄,我知道有些坛友很严格,尤其是对这种明显可以喷的人和事,更是不愿错过。
但是,还是希望大家不要过多指责,我相信,在我们每个人的生活圈子里,或许都会有这么一位长辈存在:很普通,做事很粗暴,但唯独很热心肠、性子很直的那种人。
我把自己这些事讲出来,是想在倾诉的同时,也希望能听听大家的故事。
如果有和我曾经同样不幸的朋友,希望能在彼此的故事里,互相鼓励,负重前行。
如果有比我们幸福和幸运的朋友,也希望能让你们在我们的故事里,体会另一种的不同人生,珍惜眼前的生活。
所以,还是希望大家能口下留情,再次感谢大家耐心看完了!

(PS,我知道我在处理他们两人吵架的时候,方法肯定不对。但是当时那种情况,我只有一个念头,别让他女友气上头了影响到孩子,就只能让我表弟挨巴掌了。这种情侣间的事,又是涉及到结婚,也只有双方的家长某一方在场,才能应付得了。我是真的心有余力不足。)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立即注册

本版积分规则

QQ|Archiver|手机版|小黑屋|夏天复古 ( 浙ICP备15010373号 )

GMT+8, 2019-12-6 18:15 , Processed in 0.099905 second(s), 20 queries .

Powered by Discuz! X3.4

© 2001-2017 Comsenz Inc.

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